股市分享:我的投资观与人生观!
更新时间:2019-03-04

我认可“真好值”的投资理念,而这也正和我的人生观相符。

1.从贵不贵到值不值的改变

2018年是个大熊市,难度很大,所幸投资路上,得到很多前辈高手的领导。最近有一语让我茅塞顿开,谈的是投资的逻辑推理:先想真不真,再说好不好,最后才谈值不值。

芮小丹问丁元英:

以前也接触过PEG法估值,PEG寻求净利润增速>市盈率的股票,也就是PEG<1。这个方法中的“G”应是将来多少年的平均增速,而不是静态的增速。

在投资初期,只会以PE法估值,以低市盈率为优,出发点是贵不贵。成长股的核心是判断性的高增加,重点斟酌值不值,便宜与否不是一个充要条件。

《遥远的救世主》一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:芮小丹跟丁元英等车之时论炒股。

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意识生涯的本相后依然热爱生活”——罗曼罗兰

2.从多不久到好不好的转变

成长性体当初净利润的连续增添,我常用增量提价两个角度去分析。

价值投资就是追求真相,原形就是公司天然的价值、投资者不变的人性、社会的发展阶段、国家特色的制度,所以投资者必须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真不真,有没有看到真相。

2018年写年中小结的时候说过,我的投资观点有两个转变:

一、真不真

你怎么知道那只股票能挣到一倍以上的钱?为什么你一定要在明年五月卖掉?

丁元英答复说:

这里边有很多问题,比喻说技能面、轨制面、产业结构等良多起因,既有政治经济学、还有市场经济学,你得为改革开出一条道,还得分解改造的阵痛。

这就恳求投资者考虑盈利的品德跟可持续性,不仅仅是单纯关注净利润增速。未来盈利才干是如何变革的,竞争优势有不逐步扩大,竞争格局有不逐渐暗昧。